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硅谷间谍大战:很多国家来这里“学”技术

  • 云顶集团m4008
  • 2019-05-19
  • 281人已阅读
简介8月1日消息,据POLITICO杂志报道,1989年秋天,也就是冷战即将结束的最后几个月里,柏林墙正在倒塌,美国旧金山也是如此。强烈的洛玛普里塔(LomaPrieta)地震摧毁了整栋

8月1日消息,据POLITICO杂志报道,1989年秋天,也就是冷战即将结束的最后几个月里,柏林墙正在倒塌,美国旧金山也是如此。强烈的洛玛普里塔(Loma Prieta)地震摧毁了整栋公寓楼,这是该地区80多年来遭遇的最严重地震袭击。高速公路的立交桥颤抖着坍塌下来,汽车像掉进沙坑中那样被吞没。此次灾难造成6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与旧金山湾区其他居民一样,当地的苏联间谍也申请了老布什(George H.W. Bush)总统分配的近35亿美元救济资金。里克·史密斯(Rick Smith)回忆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反间部门从中看到了机会。在1972年到1992年之间,史密斯为FBI的旧金山分局反苏联间谍部门工作。

当时,在外交活动掩护下,他们发现一名著名苏联间谍也提出救济申请,史密斯和其他几位官员假装支付救济资金的联邦雇员与该间谍会面。他的目标是不断地收买他,然后“转化”他。史密斯对那人说:“我们可以向你提供各种救济,你可以再次找我们!”他同意了。

但第二次,这位受到怀疑的情报人员并非独自前来。FBI的监控小组报告说,他正由俄罗斯外交官陪同,FBI知道后者实际上是前苏联驻旧金山的反间机构负责人。史密斯知道,由于苏联间谍头目的存在,这次行动已经结束。这意味着联邦调查局的目标已经向他的上级报告了这次会面。两个苏联情报人员走进了办公室。FBI的卧底探员们知道整个事件已经变成滑稽的闹剧,他们迎接了苏联反间谍部门的头头到访。他回答:“什么,你们没想到我会来吗?”

我们倾向于认为在美国的间谍活动是一种东海岸现象,这些间谍包括华盛顿的大使馆外工作的神秘外国影子间谍、在纽约的联合国代表团成员、维吉尼亚州林地郊区横死的尸体,以及在曼哈顿灰暗的暮色中偷偷坐在公园长椅上开会的人。

但是外国间谍已经不请自来地出现在旧金山和硅谷很长时间了。美国前情报官员表示,今天这种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事实上,他们已经发出警告,鉴于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聚焦于西海岸,那里正有一场全面的间谍大战。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间谍的许多目标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日益增长的威胁。

图:金门大桥消失在旧金山湾的浓雾中

与东海岸不同的是,这里的外国情报机构并不专注于寻找外交机密、政治情报或战争计划。前情报官员说,鉴于硅谷的开放、实验、国际化工作和商业文化鼓励了一种更新、更软、非传统的间谍活动,这种活动主要针对商业机密和技术。美国情报官员称:“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情报收集形式,更具有商业针对性。”

这种经济间谍活动也无处不在。这名官员称,在硅谷,间谍“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日常环境的一部分”。另一名前情报官员表示,最近,FBI所有与反情报有关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有整整20%都源自湾区。FBI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多位前美国情报官员说,更复杂的是,在旧金山湾区的许多外国情报“收集者”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间谍。他们不在大使馆或领事馆办公,可能与国有企业或研究所有关,而不是与情报机构有关。

一家大型云存储公司的首席安全官表示:“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有非常优秀、非常聪明、非常认真的员工,他们被自己的政府所利用。”现在,该公司要求从事某些项目的员工必须是美国公民。

然而,目前不清楚湾区(历史上以其自由主义而闻名,现在以其疯狂的资本主义而臭名昭著)是否准备好应对这种间谍战升级的策略。科技公司,尤其是初创企业,缺乏向美国官员报告潜在间谍活动的动机。而且,企业和大学往往对间谍威胁一无所知,或者对当地的政治敏感性如此敏感,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尝试制定更严格的防御安全和筛查措施,可能会被指责为因循守旧。

随着硅谷继续占领世界,当地的间谍大战只会越演越烈,其影响将远远超出加州北部。本文采访了对美国湾区反间谍活动有直接了解或有经验的前情报界官员,所有人都要求匿名,以便更公开地讨论敏感问题。正如一位前高级情报官员所言:“旧金山是个开拓者,你首先看到的是外国反间谍行动的变化。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一个世界,比如湾区的反间谍活动,那么我们需要关注旧金山发生了什么事情。”

俄罗斯情报机构对旧金山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冷战开始时。在那些日子里,俄罗斯人主要搜集有关当地军事设施的信息,包括位于旧金山半岛北端具有战略意义的军事基地普雷蒂奥(Presidio),那里俯瞰着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从那时起,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变得更加大胆,但有个明显的例外:冷战后的那段时期。

从1985年到2002年在旧金山湾区从事反间谍工作的奎伊(LaRae Quy)说:“唯一一次关于俄罗斯的集体欢呼,就是戈尔巴乔夫(Gorbachev)领导期间,也许事情已经改变了。我们甚至在帕洛阿尔托小组(Palo Alto squad)的房间里挂上了一个大大的‘停业’标志。”但2006年退休的奎伊回忆说,普京2000年当选总统后,这种乐观情绪很快就消失了。自那以来,俄罗斯一直在稳步加速。

随着旧金山湾区转型为科技中心,俄罗斯相应地做出了调整,俄罗斯间谍越来越多地专注于获取有价值的、敏感的或潜在两用技术(民用和军用)信息,这些技术是由该地区公司或风险投资公司开发或资助的。俄罗斯的间谍活动传统上以旧金山领事馆为中心。2017年9月初,特朗普政府强行关闭了该领事馆。

但是,即使关闭了领事馆,在硅谷也有俄罗斯情报收集的替代工具。三位前情报官员说,一个可能的机制是Rusnano USA,它是俄罗斯政府所有的风险投资公司Rusnano旗下唯一一家美国子公司,Rusnano主要专注于纳米技术。Rusnano USA成立于2011年,位于门罗帕克市,与斯坦福大学相邻。

一位前情报官员称:“Rusnano USA参与的许多(潜在情报收集)活动,不仅与技术获取有关,而且还把人们引入风险投资集团,在硅谷发展这些关系,使他们能够把触角延伸到每一件事上。而Rusnano USA就是其中的一种机制。”这位前官员说,Rusnano的兴趣已经扩展到民用和潜在军事应用的技术。美国情报官员非常担心Rusnano USA雇员与俄罗斯驻旧金山领事馆和其他地方疑似俄罗斯情报官员之间的接触。另一名前美国情报官员表示:“俄罗斯将(Rusnano USA)视为一个情报平台,并从该平台发起行动。”

图:在2017年莫斯科国际开放创新论坛上,这名年轻人正体验虚拟现实头盔

俄罗斯在当地也采用了许多久经考验的方法。美国情报官员怀疑,俄罗斯间谍可能使用了经典的“蜜罐”策略,将当地的高端俄罗斯和东欧妓女招募进来,收集湾区技术和风险投资管理人员的信息。美国前情报官员透露,性工作者在高端酒吧和夜总会这对这些高管发起攻势。比如超豪华酒店Rosewood Sand Hill(它附近有许多硅谷的顶级金融公司)、位于旧金山市中心克利夫特酒店的酒吧Redwood Room,以及其它已经被确认为可能向俄罗斯情报官员提供情报的潜在场所。

这位前官员表示:“如果我是一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我知道这些高端女性把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拖回自己的房间,我也会为她们获取的信息付钱。这就是同心环的概念:你不需要在里面,你只需要有人在里面,你就可以进入。”俄罗斯对2016年总统大选的干预,让普京政权在有关间谍活动的全国对话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许多前情报官员认为,中国对美国的情报威胁与俄罗斯相差不大。前情报官员表示,尽管中国和俄罗斯在旧金山湾区获得最大份额的反情报资源,但许多盟友的情报机构也活跃在硅谷。有调查显示,韩国在经济间谍领域已变得“令人生畏”,尤其是在网络间谍活动方面。这位人士说,美国官员不得不向韩国发出“严厉警告”,要求韩国“停止在美国境内进行黑客活动”。韩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以色列在湾区也很活跃,但情况很复杂。据一位前情报官员说,以色列有“一种促进和鼓励收购目标公司的文化”——换句话说,它将利用当地收集的信息,诱使私人以色列公司收购特定的初创企业或其他硅谷的科技公司。前官员说,在21世纪头十年里,法国情报部门也采用了类似的策略。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回应道:“这些指控不真实,完全是荒谬的。以色列在美国没有从事间谍活动。法国大使馆发言人拒绝置评。然而,在美国情报界内部,对于应该投入多少资源用于应对本质上属于美国盟友的“软”间谍活动存在很大分歧。另一名前高级情报官员说:“我知道他们试图从经济间谍活动中获得好处,但考虑到俄罗斯人的所作所为,法国的间谍活动值得这么多的情感释放吗?”

这些官员表示,在旧金山湾区开展反间谍工作还有另一个重大挑战,即获得当地私营部门的配合,尤其是在科技领域。许多经济间谍案件不仅没有进入起诉阶段,而且经常完全不被报告,这是硅谷长期以来的摩擦根源。奎伊称:“我们所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公司中有很多根本没有提起诉讼。他们会让员工把技术卖给俄罗斯人或中国人,而不让他们的股东或投资者知道,他们只是放任不管。所以,我们已经抓住了这个家伙,或者我们有线索,我们想把它带到下一个层次,然而公司不想加入。这是世界上最令人沮丧的事情。”

多位前情报官员说,硅谷公司继续淡化或完全隐瞒窃取商业秘密和其他经济间谍行为。一位前情报官员指出:“站出来承认自家公司缺乏控制,这会影响公司在股东或投资者眼中的价值。尤其是当你和正在寻找资金的初创企业或中型企业打交道时,这是一件大事。你基本上是在向全世界宣布,特别是如果你有可能进行公开审判,你就无法保护自己的信息。”

这些前官员说,湾区的开放、创业文化也使美国的反情报工作变得更复杂,因为俄罗斯和中国的间谍在没有任何安全系统或层级的情况下,更容易渗透到企业中。一名前官员指出,这些服务包括渗透到年轻公司和初创企业中,因为在窃取有价值的信息或技术时,“进入底层总是更好”。

然而,硅谷高昂的生活成本意味着,科技工作者以及潜在的间谍或合作伙伴进入“底层”的机会越来越少。科技行业追逐人才和低成本,现在在全国范围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传播。这种扩散将产生新的漏洞。因此,像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和科罗拉多州博尔德这样的地方,都是拥有蓬勃发展的科技产业,它们很可能会看到反情报案件上升的趋势。

但是间谍永远不会离开硅谷。随着该地区的全球影响力不断增强,其对世界间谍的吸引力也会越来越大。正如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所说,间谍受到吸引来到旧金山湾区,“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这个地区将有助于确定未来几十年的全球主导地位。

文章评论

Top